夜雨行舟

写文为了自己开心。
(强行努力不ooc
我他妈再粉rps我傻逼
(来自rps女孩的爆哭
一个小号:皂化

【罗戴厄/内梅】双向


怂怂的设定加怂怂的名字是我。

梅老师激情发糖和拉郎

翻出古早稿庆祝

奇怪设定

你内和你堆是对立人

类似与你内把球哥搞到手你堆就会被票哥成功压倒

ooc

前期真的矫情了是青春伤痛文学实锤后期沙雕

一直被屏走石墨

点窝_(:з」∠)_

【内梅】First to the LM10(头号玩家AU)1

头号玩家AU。电影里有句First to the key,拿来化用。

古早辣鸡存稿,瞎78开的脑洞。说是头号玩家还不如说就是网游:)

其实没看过原著的我也不怎么了解设定XD

ooc归我。

Summary:全服第一Lionel Messi是个神出鬼没的独行侠,但最近他被一个小混蛋给缠上了。




大学生Neymar每周都翘首以待的周五终于来了。

十一点半的系统提示声准时响起,OASIS的世界像是被关闭了服务器,所有人都停下脚步,全神贯注地盯着位于主干道上空的排行榜。

为了删去一成不变卡在第一名的自己的名字,给游戏增添点趣味性,排行榜被绿洲的现任管理人Wade Watts从寻蛋排名换成了综合排名,金币等级角色属性,任何因素都会被记入综合排名的计算之中。因此Wade的名字从榜上消失,任何人的名字都可能出现在显示板上,一跃成名。

十一点三十一分,排行榜卡住了一般,没有任何动静。

十一点三十二分,此前从未出现在排行榜上的、账号名为NJR的无名小卒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排行榜第二位。他颇为得意地环视了一下四周,却发现没有人为此感到讶异。

至少应该给点反应吧。

这样想着,他不满地撇了撇嘴。

但系统没办法赋予全服第二念力一类的招数以示奖励,不管是一个新人的悄然出现,还是本排在第二名的3gerard被挤到第三,都没能引起在场的吃瓜群众的注意。

他们的眼睛只死死地盯着一个名字。

LM10。

排行榜每周五晚十一点半都会更新,但LM10的名字永远不会从第一名被更新下去。

所有人都知道他是谁,但没有人知道他会在哪。

出现在排行榜上的人常常会大摇大摆地招摇过市,好受一些小新人的瞻仰,还可以趁机把把妹。

但很少有人见到LM10,大量的挑战者前仆后继地在绿洲里寻找他,试图通过打败他一举登上王座,但他们往往连LM10的影子都见不到。

十一点三十三分,排行榜更新结束。

主干道上,春丽形象的角色跳了起来。

春丽的旁边,忍者神龟背后的用户显然是个稳重的人,看得出他试图捂住自己的嘴巴不让惊叫声溢出口中,但失败了。

真不像个忍者。

NJR收回视线,禁不住腹诽。

LM10还在第一位。



「靠」

已经脱下X1套装的Neymar——或许我们应该叫他NJR——想到压在自己头上的唯一一人,最终还是骂出了声。

他三个月里什么都没干,发了疯似的对战、做任务、升级,却还是没能成为第一。

他本以为作为他已经足够强大,强大到甚至在与3gerard的对战中也屡占上风(事实上只是五五开罢了。某个被挤到第三名的人士后来辩解道),但他没有料到在赌约的最后一个月里,他连LM10的影都没见到,这成了他登上全服第一的最后一个,也是最难的一个障碍。

他的赌约还剩两周就要到期,而在到期前他必须成为全服第一。

是的,一个赌。

和他的舍友Suarez打的一个赌。

而这个让传统设备游戏捍卫者Neymar抛弃自己的老牌PS4投身VR事业加入绿洲的赌约的内容,仅仅是一个电话号码。

「这可不是一个普通的电话号码,这是我们西语系最辣的助教Lionel Messi的电话号码。」Luis Suarez,Neymar的亲亲好舍友拍着Neymar的肩郑重地强调。

Lionel Messi,一个新来的西语系助教,Neymar仅在大三开学第一周走错教室时见过他。但好巧不巧,最讨厌俗套的Neymar就这样落入一个最俗套的剧情。

他一见钟情了。

二十年里从未喜欢过人、甚至连暧昧都没有过的新手Neymar试图去找对方索要电话号码,然后找到一个不那么俗套的展开,再以一个俗套的结局收尾。

但对方的课恰与自己的课相撞,一下课对方又早早地不见人影,办公室里也没有人,连要个电话都成了比FIFA里抽到传奇球星更难的事,Neymar第一次后悔自己选了葡语而非西语。

按正常的大学生生活缩影来说,Neymar也并非无计可施——他只要逃一节课就可以跑到隔壁教室要到电话号码,但他们的葡语教授,一个老拖课的眯眯眼老头,威胁Neymar说课堂上再看不见他的人影就让他毕不了业。

所以最后的解谜任务只能落在他的西语系好舍友Luis Suarez身上,当穿着一条大花裤衩拿着牙杯走进卫生间的Luis Suarez的身影从Neymar眼前晃过,他几乎是立马就想到了这个主意。

「所以只要我在三个月内成为“绿洲”游戏的排行榜第一,你就会给我Lionel Messi的电话?」

刷完牙正在捧着马黛茶狂啜的大花裤衩子不屑地撇了脸上洋溢着“这么简单的吗你一定是在逗我”笑容的Neymar一眼,点了点头,在Neymar看不见的地方露出了一个奸计得逞的笑容。

小子,其他游戏你赢得了我,这个可不一定。

Luis Suarez为自己的决定沾沾自喜,他仿佛看到自己被打压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取而代之的是游戏上老赢他的Neymar心不甘情不愿地跪倒在他强大的光环之下的情景。

毕竟全服第三还是有点资本骄傲的。

事情就是这样了,正在酣睡的原全服第三还没自己被Neymar给挤到了全服第四,而离赌期只剩两周,Neymar终于意识到自己的首要任务不是打败LM10,而是找到他。

这可不是件易事,多少人每天都在寻找他,却少有人找到。或者说,找到他的都被打败后清空账号了。这个和Neymar的一见钟情对象有着相同姓名缩写的人,就和校园十大未解之谜一样令人捉摸不透。

Neymar懊恼地抓了一把头发。他目前还没有想出对策,只好想着心上人清澈的眼睛入梦。

LM10站在3gerard的安全屋里。

Gerard Pique从Lionel Messi家中的沙发上顺势滑到地板上。

他捂着自己的VR眼镜,发出一声惨叫。

「Leo我掉到第三了啊啊啊!!!!!!!」

Lionel Messi——有经验的读者一定猜到这俗套的剧情了——也就是LM10,挑了挑眉,冲着安全屋里的3gerard笑了笑,「谁叫geri你和他对战的时候都没个正形,人家没打死你就不错了」

他划开自己的武器列表,那里有一把他刚刚寻宝找到的110级坍缩枪,他把它从列表里取下。

NJR?耳熟的名字。

他摸了摸枪的握把。








————————————————————————————————————————————————————————————————————
球哥不是要开枪打马儿,真的不是。

【内梅】论表白的错误方法

就是之前那个马儿穿回刚转会巴萨的一系列沙雕文...改名字了而已...写完了...是烂尾了各位吐槽叭...我的锅
可以直接看第三段...前面两段没改...
实在不知道怎么写...之前基友还跟我说直接让马儿穿回去然后转会让他两个Leo都得不到...
Lofter说有敏感词
走石墨吧...
点我看内心戏丰富内马尔

“守得云开见月明”
无论你去哪里,
无论你踢得怎么样,
我都会一直跟着你。
你永远都是我心中最强的前腰啊!
所以你
做自己就好。

【秦林】What create me

送苹果的故事x
梗源于tag里前几篇文章里某篇「西方的规矩平安夜是不能送苹果的……带有隐晦的淫秽意义」
手机文章不知道怎么插图
感谢梗来源。@北城先生
水果撕逼梗来源于微博。
我个人对这些水果没偏见x
——————————————————————————————————————————————————————————————————————

林涛每天给秦明送一个苹果。日夜兼程从不间断。

苹果有什么好的。

李大宝冲着拿着两个苹果又来找秦明的林涛翻了个白眼。

你苹果就是个私服辣眼靠丑抢镜的十八线。占着早出道一直压榨新人要演技没演技要颜值没颜值。也就靠你们这群粉丝养着了,离了粉丝屁都不是,当小白果当这么理直气壮我也是醉。等我榴莲霸屏霸版的时候你苹果也就自怜自艾地呆地心去吧。

这样想着,李大宝抱着一个榴莲进了办公室。一边大口吃着一边斜眼看两个大男人互相面对着啃苹果啃得那叫一个心酸。李大宝得瑟地把吃了半盒的榴莲递到他俩眼前。

本大爷心情好。今天向你们安利一下我圈榴莲。

没想到秦明皱起眉头,毫不留情地把李大宝从办公室里赶了出去。

末了还留下一句“你的榴莲味影响到我思考了”。

思考啥哦我的哥。你跟林涛互吃个苹果还要思考。我怀疑你根本就想说我榴阻挡了你两个苹果粉交流。

李大宝不屑地摇摇头。

然后和楼下鉴定科的妹子小陈吃榴莲吃得一脸满足。

只是之后李大宝常常会想,为什么是苹果呢?

天下水果那么多,为什么是苹果?

哪怕是几天换一种水果也好,但为什么是苹果?

天下的人那么多。

为什么是秦明?

又为什么是林涛?

李大宝估计继续探讨下去受伤害的又是自己。

于是每每想到这个问题,摆摆手,又自顾自地吃起榴莲。

李大宝出去买煎饼的时候,看到买水果的出摊了,偶尔也会帮秦明带几颗苹果。

每次秦明都礼貌地接下。然后把它们放在一边。

大宝觉得这是个贿赂上司的好机会。于是带苹果给秦明的次数也变得越频繁了。

但是自从李大宝在某个角落看到自己拿苹果用的红色塑料袋和几个根本没动的苹果之后,她就再也不帮秦明带苹果了。

这家伙可能深谙An apple a way,keep the doctor away的道理,每天只吃一个苹果。

而且只吃林涛带的那一个。

通常是林涛拿过来,他就一口咬下去。忙的时候,他会把苹果放在办公桌上,但是忙完就会拿起来吃。

哦,忘了说了。

上次他叫林涛吃的那个半个月前的苹果,其实是他自己买的。

而且当时自己只是开玩笑。

那个苹果,顶多放了三天而已。

天天吃狗粮但是坚定秦林的党员李大宝如是说。

有的时候大宝也会去问林涛。

得到的回答大概就是林涛一脸懵逼让人不住想捏他脸的表情,再附上一句“我也不知道啊。直觉?可能是因为苹果便宜吧……”

开玩笑,苹果便宜?

被抠门的秦科长压榨的劳动力冲林涛翻了个意味深长的白眼。

“那既然这么便宜,涛涛你以后也给我顺便带个呗。”顺口一说。

“可是这样太麻烦了……”嘿居然还认真回答了。

行吧,当作我什么都没说。老子无所畏惧。

总之,李大宝被“为什么是苹果”这个问题困扰了半个月后,就把它抛在了脑后。

还是榴莲好。带着大宝带着她家正主安静如鸡地走开。

圣诞节快到了。

又是一个要礼物的好季节。

天天吃不到林大队带的苹果还天天被秀一脸的宝哥决定

局里每人送一颗苹果。

反正便宜。跟着秦扒皮变得抠门的大宝盘算着。

就不送他俩,气死他们。

大宝把这个计划透露给了一起吃榴莲的革命战友小陈。

结果小陈一脸神秘兮兮地看着自己,拿出了她的手机。

什么玩意?宝爷我玉树临风不需要你手机屏幕来衬托我的帅气!

哦...按西方的规矩里平安夜是不能赠送苹果的,苹果是笼络恶魔的禁忌之果,而且带有隐晦的淫秽意义,列表找我要苹果的就当你在求欢了,丑拒。

什么玩意?宝哥我玉树临风你居然敢拒绝?啊不是,合着林涛这小妖精是这个意思?那老秦能看出来?

大宝惊得一下子从椅子上站起来。抓住经过的林涛的小衣领。

“林涛同志,”大宝拍拍林涛的肩膀,“没想到你平时看起来挺纯良的,暗地里居然是这样的小妖精。崽啊阿爸对你很失望。”林涛心里也是一惊:难道他刚把秦明的一次性手套藏起来的事被宝哥发现了?

“宝哥你可别说出去啊……我怕老秦……你知道他那个性格……”

“放心吧林涛同志。没想到你是因为这个才入的苹果圈邪教。党组织真是错怪你了。你的这份心思我们会帮你保密的。”一旁的小陈附和着点点头,大宝随手拿起桌上一个苹果,“不过老秦知道你的心思吗?”

“啥?关苹果什么事?老秦的手套是我藏的我承认苹果是无辜的!”林涛义正言辞。

没想到林涛说的是这件事,大宝尴尬地摸了摸头发。又把苹果的事情跟林涛解释一遍。

林涛被大宝和小陈说的一愣一愣的。“我没想过这个啊。”他一脸坦然,但没多久又紧张起来,“那老秦知道?”

得,要看好戏的话还得去问秦大抠门。大宝一口干下这盆狗粮,然后决绝地拍了拍林涛的肩膀。……她没想到这件事完全可以林涛自己去问。得到的顶多是一句“你想我知道吗”然后一顿酱酱酿酿不可描述。

当时的宝哥完全没有想到。

当然,她也没有看到刚跟着林涛下来找手套的秦科长,听了全过程然后默默上楼的秦科长。

然后,她毅然决然地去了。当然,跟着她的还有突然害羞起来的林涛。

哦,大宝一脸冷漠,然后推开门,走了进去,留林涛一个人在门外偷听。

沉默
沉默是今晚的
南京市长
江大桥。

最后还是秦明先开的口:“我知道你想问什么。”

是吗,大宝嘲讽地想,又觉得不甘心:“那您先回答一下呗我们英明神武无所不知的秦科?”

秦明又慢慢地开口。

“其实我早就知道送苹果有这个意思,但我没想那么深。或者说,想的可能更深。听说林涛是嫌麻烦才买的苹果。但我觉得不是。打击犯罪总要知道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包括什么神秘的宗教利息之类的。他的潜意识里应该是想送我苹果的。”一脸欣慰。

“而我也不是因为单纯的他买苹果我就吃苹果。你没发现我只吃林涛给的苹果吗。相对来说林涛这个忙得要死甚至没有时间吃饭的大队长挑的苹果当然没有你挑的新鲜。但是苹果对我来说是有重要意义的。至少在遇到林涛以后是。亚当和夏娃偷吃禁果创造了人类。而我想告诉林涛,是他从把我从黑暗深渊里拉起来,是他给我自私薄凉的血液带来温度,甚至如果不是他,我现在早就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是他创造了我。”

“亚当和夏娃的行为当时是不被承认的。而我们现在也走在一条黑暗的路上。我想告诉林涛,无论如何,不要退缩,我会一直陪着他。”

真是自讨苦吃干了一杯狗粮,不过从没见到这样话唠的老秦。还挺深情的,李大宝想着。

没想到秦明还没说完。

他冲着门外挑了挑眉。“不过如果你们愿意理解成那方面的话,我也不介意。”

然后换了件西服就往门外走去。顺便带走了门外面红耳赤的林涛。

好吧当我刚那句没说。大宝愤恨地盯着他俩的背影。局长这里有人逃班啊你不管管?

亚当和夏娃创造了人类。生活的一切创造了忙忙碌碌却又不甘心地奔跑着的我们。

What create me?

You create me.


——End——
垃圾文章终于写完了。
结尾强行扣题。
强行话唠老秦。
打不要退缩的时候一直打成不要退群。笑疯。
欢迎捉虫w

【秦林】你总不能叫我穿着西装打篮球吧

下篇。
  

        

             你总不能叫我穿着西装打篮球吧

第二天林涛起了个大早。蹑手蹑脚地从衣柜里取出昨天做完的西装,无声无息地穿上,整理好衣服,满意地站在镜子前打上领带,然后叼了只煎包就出门了。

等秦明醒过来时,看到的就只剩下林涛匆忙出门的背影和桌上热着的煎包。

不至于这么早吧,秦明眯了眯眼。平时都是他比林涛先起的,每天早上都要把林涛缠着他的手脚扒下去,小心地安放在床上,秦明才勉强能起身。今天突然没有这样的动作,秦明觉得好像少了点什么。

怎么感觉林涛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的运动服,秦明想着,这小孩儿好像没有黑色的运动服啊,平时老叫着黑色吸光,跑步的时候会出更多的汗,坚决抵制了一切的黑色运动服,反倒是黑色的T恤一抓一大把。

不过黑色的T恤,应该没有衣摆吧。不知道林涛什么时候瞒着自己买了一件黑色的运动服。

这小孩还挺傲娇的。

没有意识到自己往往才是人家口中俗称的傲娇的秦明望着林涛冲出去的方向微微笑了笑。

洗漱之后,秦明下意识地打开衣柜。想看看昨天刚做的西装是不是被林涛兴奋地搞得皱皱巴巴。

到时候又得我帮他熨。秦明叹了口气。

他这并不是多虑。

他还依稀记得上次跟林涛去商场的时候,这傻小孩把自己买的没带包装的刀具和帮他买的羽绒服塞进了同一个袋子里,回去的路上有些颠簸,没成想羽绒服被划了一个小口,羽毛从秦明面前飘过。

秦明无奈地看向衣柜——昨天挂在那的西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反倒是昨天晚上林涛放在床头的一套说是今早要穿的运动服被他整齐地叠好放在柜子里。

秦明怎么说也是总抢警察饭碗的专业法医,多年训练的推理思维让他略微思索了一下就想到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他又想起昨晚林涛睡前还在向他抱怨说什么老秦啊你怎么不晚一天做好啊你总不能叫我穿着西装打篮球吧可是好想明天就穿去...诸如此类。最后还是秦明用吻堵住他的嘴才有机会让他安静下来。当然最后林涛在床上翻来覆去了多久秦明就不想说了。

无意间瞥见林涛放在桌子上的煎包,心情很好的秦科长此时也没在乎平时纠结的什么健康不健康就叉起一只一口咬了下去。

嗯,好吃。

秦明在心里默默地赞赏,秦明脸上面无表情。

李大宝今天开着她的小电动车,啊,不对,为了它的尊严,勉强也可以叫它小轿车,早早地来到局里。怎么说今天也是两市警局交流会,这么重大的日子,她也想让林涛和秦明那两个秀恩爱的情侣狗当迟到的那两个。

听昨天那段对话,李大宝已经可以想象出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了,估计今天涛涛是得晚点来了。

李大宝简直想要扬眉吐气地大笑,自己的计划简直天衣无缝。她一个大跨步走进警局大门。

接下来自己只需要坐到涛涛的位置上,等那两个人匆匆赶到的时候,带着墨镜的自己刷得一声转向他们,两只小短腿,啊不,大长腿交叠起来,邪魅地冲他俩一笑:“哟,迟到啦。”

真是要多帅有多帅!大宝在心里给自己打了个满分。

谁曾想,她进去的时候,林涛已经坐在椅子上了,单手撑脸发着呆,脸上还不时露出单身狗最不愿意看到的傻笑。

靠,失策了。大宝义愤填膺。她为今天好不容易起了个大早,谁能料到,谁能料到!吾儿叛逆伤透我的心!想到这,坐在林涛旁边盯了林涛半天的大宝不禁向林涛露出了一个成熟的单身狗应有的鄙视的微笑。

似是感受到这个目光,林涛才回过神来。冲大宝笑了笑:“怎么样宝哥等下开完会来不来看我篮球比赛!向你和老秦展示一下我队草的风采!想当年我也是凭着一身帅气酷炫的篮球技能迷倒一众女生的!我跟你讲当年上学的时候..……”

“诶诶诶打住。”大宝制止了林大队长继续回忆当年往事,“涛涛,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讲究。开会穿西装等下打球可还要换衣服的。我以为你会直接披一件运动服来见领导。让他看看我们龙番市警局的放荡不羁!”大宝摸着林涛身上的西装啧啧两声:“这老秦给你做的吧,看你们这恩爱秀的。”

林涛愣了一下,突然嘘了一声。

“宝哥,你可得帮我跟老秦保密。我打算穿西装打篮球。想给老秦一个惊喜来着。昨晚他叫我今天把这件西服穿上,可是我当时想我要打篮球啊,怎么能穿西装,毅然拒绝了。结果老秦那叫一个失望啊,诶,真拿他没办法。”

脸上还带着狡黠的笑容。

Excuse me??你是怎么从秦明那面瘫脸上看出失望的???这样的话秦科长能够露出失望的表情这件事绝对能上今早局里头条。

你们这秀恩爱的迹象也太明显了吧。我觉得秦明今早就能发现你把西装穿来了。李大宝心里犹豫着要不要告诉林涛这个事实,想想还是放弃了。

林涛你是来耍帅的还是来拖队友的?穿西装打篮球还真像你小两口的情趣。快说你是不是敌军的奸细!涛涛啊我觉得警局各位可能有一句苟富贵莫相忘想讲我现在就要替他们讲。大宝觉得自己脑中仿佛有千万条弹幕飞过。

李大宝心里苦,但作为一个坚强的单身狗她不说。

快到上班点了,人越聚越多。穿着西装的帅气林队马上引起了局里一众小姑娘的注意,被围了一圈。大宝被热情的小姑娘挤出来,只好上楼准备去工作室。

在楼梯上回头往下看的时候,大宝听到他说:“不要把我偷穿秦科长西装这件事告诉他哦。秦科长洁癖超严重的,发起火来我们整个警局都招架不住。”然后模仿起秦明一脸冷漠的样子,嘴角的笑意却掩藏不住。

我的涛,你说这句话的时候没发现你家老秦就站在门外吗。果然是被小姑娘蒙蔽了眼睛。大宝站在楼上准备看好戏。

没想到秦明看都没看林涛,甚至刻意避开他那个位置,然后迅速上了楼。如果不是大宝敏感地感觉到秦明走路的时候周围刮起的春风,甚至以为他们吵架了。

会议很快开完。篮球赛如期举行。大宝兴奋地下楼去看。没想到一向对这种事不敢兴趣的秦明也跟在她身后下了楼。大宝默默地从秦明站的地方的前面挪开了点,扶了扶戴在鼻梁上的墨镜。

穿着正装打球的林涛无疑是全场的焦点。

女生们从没见过如此炫酷的装帅技巧。饶是平时在人民面前镇静沉稳给人安全感的女警们也不住尖叫起来。

而单身狗大宝表示只有我的关注点在对面局长看林涛像看傻逼一样的目光吗。

女生的尖叫有点刺耳。平时连李大宝的呼吸声都会打搅自己工作的秦明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然而他还是没有白来的。

他看见林涛藐视对手的不屑的眼神。

看见林涛打球的时候,西装里面的白色衬衣因为有点短而不住地翻起来,露出他精壮好看的腰。

看见林涛跟队友相互鼓励的时候的自信。

看见林涛因为出汗,等队友传球的时候快速摘下上打篮球前还没来得及换掉的领带。脖子的曲线看得更加清晰。

看见林涛在比赛的时候东张西望终于找到他站的位置的时候投过来的求表扬的眼神和微笑。

看见林涛在投篮的时候,自己给他做的西服衣摆微微上翻。

秦明觉得小姑娘的尖叫声更加刺耳了。突然想起某国产肥皂剧里那句“这个鱼塘被我承包了”,他现在很想冲小姑娘们喊这句。

——这个自信骄傲的小孩是我的。你们不许盯着他,叫他的名字也不行。

秦明怀着这样的想法看完了一整场球赛。

比赛结束的时候,林涛走过来找他。秦明自然地递给他一瓶水。林涛的脸上背上全是汗,一脸骄傲地问他:“怎么样老秦我是不是很帅!”

秦明没理他。

心想:现在秋天秋风这么凉,小孩身上又都是汗,会不会感冒。

于是他拉着林涛的手就往停车场的方向走。准备让他回家换一件衣服。

明明看了比赛还给林涛加过油却全程被忽略的大宝:算了你们开心就好。

在去停车场的路上,经过一条林荫道。

林涛还在滔滔不绝地东扯西扯。秦明心里心疼小孩,忙着带他回去,全程用“嗯”来回答他。

“老秦你觉得我帅吗?”

“嗯。”

“是不是一下子就爱上我了。”带着骄傲的鼻音。

“嗯。”

都有鼻音了,秦明想。

林涛见秦明一直只用“嗯”来回答他。心想老秦平时也没冷漠成这样啊,是不是自己穿着他做的西服打篮球,西服弄脏了,洁癖的老秦生气了,没想到早上跟小姑娘开的玩笑一语成谶。有点紧张地开口道:“老秦我今天真的是想给你一个惊喜来着。没想到会把衣服弄得这么脏,我真的是看到你昨天晚上很失望的。这是你花了好久时间给我做的我真的挺珍惜的。老秦你是不是洁癖发作了?……老秦你是不是生气了?”

然而他忘记了,秦明的洁癖在林涛面前永远都是消失了的。

秦明心想怎么会有这么傻的人。自己都快着凉了,还在关心别人。好像从以前到现在,也只有林涛才会关心自己的感受,在乎自己的喜怒哀乐。

在其他人眼里,他好像永远都是那个刀枪不惧的秦科长,那个不苟言笑高冷面瘫的秦科长。

在林涛这里,他才可以做回真正的自己。

秦明叹了口气。扭头冲着旁边还在自个儿忏悔的小孩低声说了一句:“我确实生气了。”

林涛稍稍扭过头来:“啊?”

秦明说:“把衣服搞得这么脏,不知道我有洁癖的吗。确实该罚。”然后带着笑意看着林涛。“是谁早上说我发起火来整个警局都招架不住的?”

林涛有些无措:“老秦我知道错了……”

秦明没理他,拽住林涛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系上的领带把他扯过来。然后撩起林涛打球的时候垂下来的一缕头发,轻阖上眼,吻上了林涛的唇。

秋风把落叶刮起来。正午的太阳却还是很艳。

林涛脸上都是还没擦干的汗。

是挺脏的。秦明想。

然后洁癖的秦明加深了这个吻。

—————————End——————————

我怕我再不停等下就要熬夜开快车了。
欢迎捉虫。

【秦林】 你总不能叫我穿着西装打篮球吧?

ooc有。
短篇。
预计两发完。
不逆不拆。
本来今晚应该全部能出来的。然而我有一篇从昨天拖到今天的小论文。
两个人的相处模式有一丢丢像凌李x
设定在秦明和林涛公布关系之后x
涛涛太可爱啦!忍不住想让人给整个世界都给他x
【可能这就是我逃避自己ooc的理由吧
我真的觉得很ooc( •̥́ ˍ •̀ू )跪着求原谅。

                        

                  

                  你总不能叫我穿着西装打篮球吧?

秦明倚在工作台上做西装。

这件西装马上就要完工了。

在缝最后一个部分的时候,自家小太阳突然靠过来,头发还没干透,乖巧地贴在他的脑袋上,柠檬的香味从他身上飘到秦明的鼻子里。秦明的嗅觉没有大宝那么灵敏,但沐浴露的味道还是闻得真切的。

他抬头,看见林涛这个小没良心的边摇头晃脑津津有味地吃着苹果,边跟大宝在微信里通话插科打诨,能多得瑟就多得瑟。

好吧,秦明有些小吃醋,但高冷的人设还是不能崩。即使是和警犬聊天也不行,他在心里愤愤地想,脸上面无表情,低下头去做西装,只是缝针的速度又快了些。

没多久小孩靠过来,一颗大头挡住了秦明的视线。

秦明停下来,揉揉林涛的发旋。

头发柔软地顺着秦明的手摆动,林涛工作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喷了发胶,头发总是兢兢业业地呆在该呆的地方,就像林涛在工作时候的状态,总是把自己最威风最坚硬的一面呈现出来。总之洗完澡的时候林涛的头发永远是最柔顺的,好像他在家里就能完全地放松,无条件地信任他。

感受到这个信息的秦明很高兴,但碍于人设不能崩,他又偷偷戳了一下林涛的脑袋。没想到林涛突然直起身来,嘴里还咬着苹果,两颊鼓起来,像只小仓鼠,秦明觉得自己快要招架不住了。

“老秦啊,你说你做这件西装都做多久了,你是有多喜欢手工西服啊,看看我,一年四季没几件正装,不然你哪天也给我做一件呗。”林涛瞪大了小狗似的眼睛望着他,秦明觉得今晚这西服大概是没时间做了。

林涛低下头,拿起秦明放在旁边的尺子比划来比划去。秦明觉得好笑,随手拿起刚刚林涛因为要拿尺子而放在桌子上的啃了一半的苹果,顺着林涛刚咬过的地方啃下去。

“这件就是给你做的。”秦明啃完一整个,不,是半个苹果,心满意足地开口。

林涛有些吃惊地抬起头,眼里充满兴奋,两条大长腿往秦明身上一挂,抱住他嗷嗷直叫:“老秦,你太好了!”

秦明心里很高兴,但秦明不说。为了人设,他嫌弃般瞥了一眼身上的大狗。但小太阳就是小太阳。丝毫不畏惧秦明的黑恶势力,他还赖在秦明身上高兴地打转。

微信里没有挂断电话却一直等不到林大队长回话还以为林大队长出事了担心地要死,却意外听到全部对话的单身狗大宝:涛涛我有一句苟富贵勿相忘不知当讲不当讲。寒叶飘逸洒满我的脸,吾儿叛逆伤透我的心。

然后心灵受到暴击的李大宝愤然挂掉了电话。

秦明看着得瑟起来的某人,无奈地叹了口气:“这件等等就能做完了,明天上午你们不是两市警局交流会吗?穿这件去吧。”

死一般地沉默。

林涛从兴奋中缓过来。用小狗眼睛有些心虚地看着秦明:“老秦啊,有些事必须要跟你说一下,明天交流会开完有个篮球友谊赛……虽然很想穿这件,但是怕是没时间换篮球服了……我可以改天再穿的……”林涛小心翼翼地盯着秦明,生怕他因为自己没穿他花了那么长时间给自己做的西装感到失望或者生气。

秦明无奈地看着林涛,应了声“好”。

见老秦没有生气。林涛又生龙活虎起来:“老秦明天你和宝哥都要来看我比赛哈!看我队草是怎么把对方打趴下的!”说罢自己笑起来,没心没肺。秦明看着他笑。

“好。”

————————TBC——————————